歡迎來到江陰市長江稅務師事務所  江陰大橋會計師事務所
當前位置: 首頁 > 稅務風險 > 增值稅
增值稅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定性:惡意當作善意不移交被追刑責
發布時間: 2019-07-15   作者:陳明春 
免責申明:本站自編內容版權所有,嚴禁轉載;部分內容來自報刊或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立即通知我們(admin@cjtax.cn),我們將立即刪除!本網站內容僅供學習參考,具體執行以財稅法律、法規、規章和規範性文件的規定及主管稅務機關的要求爲准。

導讀: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對茂名聯能公司涉稅問題進行檢查時,與茂名聯能公司實際控制人楊某2交往過密,在核查茂名聯能公司與柳河通晟公司、雙遼鑫旺公司是否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過程中,放任茂名聯能公司弄虛作假,茂名聯能公司提供的資料漏洞百出,被告人溫某海、張某沒有對資料的真僞性審查,也不作任何第三方調查,更沒有采取其他有效措施核實交易的真實性。茂名聯能公司與柳河通晟公司、雙遼鑫旺公司存在虛假交易的事實顯而易見,依法應認定茂名聯能公司屬于惡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並將案件移交司法機關處理,但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辦理案件過程中徇私舞弊,故意放縱茂名聯能公司的犯罪行爲,作出了茂名聯能公司屬于善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建議追繳該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折抵增值稅款的結論,然後將案件報送第一稽查局審理股提交第一稽查局審理委員會討論,最後經集體審理委員會決定以追繳稅款的方式結案。

我國刑法理論一般認爲,所謂不移交刑事案件,對于不同地位的行政執法人員而言,具有不同的意義:對于一般辦事人員而言,是指不向中層管理機構移交,或者雖然移交案件,但隱瞞、毀滅證據,僞造材料,改變刑事案件性質;對中層負責人而言,是指不向單位負責人員移交;而對于單位負責人而言,則是指不按規定提交集體討論決定或不按規定直接向司法機關移交。

溫某海、張某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一審刑事判決書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

刑 事判 決 書

(2018)0902刑初232

公訴機關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溫某海,男,19791029日生,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漢族,大專文化,原系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辦公室主任兼選案股股長,戶籍所在地茂名市茂南區,住茂名市茂南區。因涉嫌犯玩忽職守罪于20179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22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高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黎伏倩,系廣東公勤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張某,男,19681028日出生,廣東省茂名市電白區人,漢族,本科文化,原系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檢查三股股長,住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因涉嫌犯玩忽職守罪于20179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22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高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關建明,系廣東公勤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陳康貴,系廣東公勤律師事務所律師。

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檢察院以茂南檢公訴刑訴[201821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溫某海、張某犯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于20186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次日立案,並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高金聲、張曉麗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溫某海及其辯護人黎伏倩、被告人張某及其辯護人陳康貴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1372728日,吉林省雙遼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吉林省柳河縣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相繼向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發出協查函。函告:雙遼市鑫旺礦産品銷售有限公司、柳河通晟物資貿易有限公司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中,柳河通晟物資貿易有限公司向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54份,價稅合計621萬元,稅額合計902307.61元,雙遼市鑫旺礦産品銷售有限公司向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2份,價稅合計180萬元,稅額合計261538.46元。以上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抵扣。同年88日,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對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涉稅問題立案檢查,由第一稽查局檢查三股負責實施,時任第一稽查局檢查三股股長的被告人張某和時任第一稽查局辦公室主任、選案股股長的被告人溫某海爲承辦人。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對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涉稅問題進行檢查時,嚴重不負責任,不認真履行職責,與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楊某2交往過密,在核查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與柳河通晟物資貿易有限公司、雙遼市鑫旺礦産品銷售有限公司是否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過程中,沒有認真核查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提供的資料存在的不符合常理的疑點,沒有對資料的真僞性做審查,也不作任何第三方調查,沒有采取其他有效措施核實交易的真實性,最終在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與柳河通晟物資貿易有限公司、雙遼市鑫旺礦産品銷售有限公司沒有真實交易並提供虛假交易資料的情況下,未能查實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而作出該公司屬于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建議追繳該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折抵增值稅款的結論。後該兩宗涉稅案件經溫某海、張某移送茂名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案件審理股審理,後經茂名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審理委員會集體審理會議決定以追繳稅款的方式結案。

溫某海、張某以罰代刑的行爲放縱了楊某2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犯罪行爲,後期楊某2得以繼續糾集楊某5友等23人組成犯罪團夥,勾結其他稅務人員,專門成立茂名市潤朔商貿有限公司等九家空殼公司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8680份,價稅合計5241691413.04元,760562079.56元,以折扣發票造成國家損失增值稅稅額合計707033364.52元。

公訴機關認爲,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徇私舞弊,對依法應當移交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的不移交,造成嚴重後果,其行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零二條的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的規定,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溫某海及其辯護人黎伏倩對指控的定性有異議,辯稱:1、溫某海沒有徇私行爲,其主觀上沒有犯罪故意;2、溫某海與張某只作爲案件檢查人員,是否定性爲刑事案件移送應由審理會決定,其二人沒有決定權;3、溫某海與張某完成對案件的檢查後,將案件移送給案件審理股呈報集體討論,已完成案件的報送職責,不存在隱瞞不報或不移送的情形;4、楊某2後來勾結其他稅務人員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爲與本案沒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楊某2的後續犯罪不應認定爲溫某海的犯罪情節;5、溫某海接到茂名市人民檢察院的詢問、訊問通知書後,主動到案接受調查,有自首情節。

被告人張某與其辯護人陳康貴對指控的定性有異議,辯稱:1、張某沒有故意不移交刑事案件的主觀故意和犯罪動機,其對案件作出善意取得的決定是由于工作失誤造成的;2、張某作爲稅務檢查人員,只對違法事實作出處理建議,其不是移送刑事案件的責任人;3、張某歸案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其不認罪的原因是個人對法律理解的偏差,不影響其認罪、悔罪的態度。

經審理查明:201372728日,吉林省雙遼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吉林省柳河縣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相繼向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發出協查函。函告:雙遼市鑫旺礦産品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雙遼鑫旺公司)、柳河通晟物資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柳河通晟公司)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茂名市聯能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茂名聯能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中,柳河通晟公司向茂名聯能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54份,價稅合計621萬元,稅額合計902307.61元;雙遼鑫旺公司向茂名聯能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2份,價稅合計180萬元,稅額合計261538.46元(以上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抵扣)。同年88日,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對茂名聯能公司涉稅問題立案檢查,由第一稽查局檢查三股負責實施,時任第一稽查局檢查三股股長的被告人張某和時任第一稽查局辦公室主任兼選案股股長的被告人溫某海爲案件承辦人。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對茂名聯能公司涉稅問題進行檢查時,與茂名聯能公司實際控制人楊某2交往過密,在核查茂名聯能公司與柳河通晟公司、雙遼鑫旺公司是否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過程中,放任茂名聯能公司弄虛作假,茂名聯能公司提供的資料漏洞百出,被告人溫某海、張某沒有對資料的真僞性審查,也不作任何第三方調查,更沒有采取其他有效措施核實交易的真實性。茂名聯能公司與柳河通晟公司、雙遼鑫旺公司存在虛假交易的事實顯而易見,依法應認定茂名聯能公司屬于惡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並將案件移交司法機關處理,但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辦理案件過程中徇私舞弊,故意放縱茂名聯能公司的犯罪行爲,作出了茂名聯能公司屬于善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建議追繳該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折抵增值稅款的結論,然後將案件報送第一稽查局審理股提交第一稽查局審理委員會討論,最後經集體審理委員會決定以追繳稅款的方式結案。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一、書證、物證

1、茂名市公安局出具的《關于移送茂名市稅局工作人員涉嫌犯罪線索的函》、立案決定書、破案報告,證實案件的來由及破案經過。

2、拘留證、逮捕證,證實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因涉嫌犯玩忽職守罪于20179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22日被逮捕。

3、戶籍資料,證實案發時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已達負刑事責任年齡。

4、湛江港公司第一分公司出具的三份單據情況說明、廣東省茂名市質量計量監督檢測所出具的證明、秦皇島煤炭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出具的證明,證實茂名聯能公司向茂名市國稅局提供的貨物交易單是僞造的。

5、指認材料,證實葉某對港口費用結算清單、沃某銷售憑單、購買飛機票的銀行卡流水清單進行指認。

6、溫某海、楊某2、張某乘機、住宿資料,證實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幫助楊某2逃避被追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相關責任後,多次與楊某2外出旅遊。

7、茂名聯能公司工商登記資料、開票記錄及流水清單、李金銀的賬戶流水、倪元美農行賬戶資料及賬單,證實茂名聯能公司成立情況及茂名聯能公司與雙遼鑫旺公司、柳河通晟公司的開票和資金流水情況。其中有7筆共計180萬元通過李金銀的賬戶轉入茂名聯能公司賬戶,再由茂名聯能公司轉到雙遼鑫旺公司賬戶;有8筆共計681萬元通過倪元美賬戶轉入茂名聯能公司賬戶,再由茂名聯能公司賬戶轉到柳河通晟公司賬戶。

9、稅務稽查內卷,證實茂名市稅務局辦理雙遼鑫旺公司、柳河通晟公司向茂名聯能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的全過程。

10、茂名市國家稅務局關于茂名聯能公司是否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複函,證實雙遼鑫旺公司、柳河通晟公司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茂名聯能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爲屬于惡意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11、證明,證實茂名聯能公司已于2015129日辦理了注銷手續,無法提供鑒證資料進行審計。

12、公務員登記表、幹部任免審批表、幹部履曆表,證實被告人溫某海、張某系國家工作人員的身份情況。

13、證據指認資料,證實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對辦理茂名聯能公司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一案書證材料的指認;證人梁某1、張某1對稽查案卷材料的指認;證人陳某等審理會成員對稽查審理案件材料的指認。

二、證人證言

1、證人梁某1的證言:證實其是茂名市聯能公司的會計。20136月左右其到茂名聯能公司當會計,茂名聯能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楊某2。其剛到聯能公司當會計的時候,公司開發票的數量增加得比較明顯,原來每月開三、四十張發票,後來逐月增加到每月一百五十多張。而且公司的經營範圍不斷擴大,原來發票的品名一般是煤炭比較單一,後來開發票的品名增加了,各種各樣登記交易的商品都有。公司生意這麽多,人員又沒有增加,所以其就感覺到茂名聯能公司的很多增值稅專用發票都是虛開的。茂名國稅局的稽查人員溫某海和另外一名同事來聯能公司查過兩三次涉稅問題。查賬之後沒幾天,溫某海和楊某2就比較熟了,其經常見到溫某海到聯能公司和楊某2他們打麻將。溫某海來聯能公司稽查之後,楊某2就叫其收集聯能公司和雙遼鑫旺公司交易的相關資料,以及聯能公司和柳河通晟公司交易的相關資料。其按楊某2的要求收集資料交給他,楊某2說他把資料交給了溫某海。大概過了一兩天,楊某2打電話給其,說收集的資料不齊全。又過了一個星期左右,楊某2拿給其港口費用結算清單、秤碼單、煤炭産品檢驗服務協議、煤炭檢驗結果等資料,讓其重新整理。當天或者第二天的下午,溫某海過來打麻將,其就叫他到辦公桌前,拿出整理好的資料,問他說:“溫主任,你們叫其整理的這些資料還要補什麽,你幫其看一下。”溫某海翻查了其整理的資料,說還欠缺入貨單和出貨單,教其按照雙方公司的合同制作好相應的入貨單和出貨單附到資料裏面。之後其就找到以前入貨單和出貨單的格式,在電腦上修改好打印出來,由葉某蓋上雙方公司的印章。溫某海教其制作虛假的入貨單、出貨單的時候張某1、楊某1、葉某有可能看到。

2、證人張某1的證言,證實2013年上半年其在聯能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就辭職了。一直到20149月,其又到了楊某2開辦的另一間公司茂名市衆聯物流有限公司做出納。其不知道20138月份,茂名市國稅局對聯能公司涉稅問題立案調查的情況。

3、證人葉某的證言,證實2013年秋天,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股長溫某海和一名同事來到聯能公司楊某2辦公室,調查聯能公司向吉林雙遼鑫旺公司、柳河通晟公司這兩間公司購買發票的事情。之後過了一周左右,溫某海經常一個人到聯能公司和楊某2聊天,他們很快就熟識了,溫某海還經常跟楊某2在公司裏打麻將。後來楊某2跟梁某1、張某1、楊某1和其說,溫某海查公司的案子,公司什麽材料都沒有,溫某海叫做一套資料應付才能過關,要大家配合好做完整這些資料。然後楊某2就吩咐張某1去做聯能公司和雙遼鑫旺公司、柳河通晟公司、貴州華夏貿易有限責任公司的假合同。張某1就根據以前的合同樣式修改制作了4份假合同並打印出來,其中茂名聯能公司和雙遼鑫旺公司假合同1份、茂名聯能公司和柳河通晟公司假合同1份、茂名聯能公司和貴州華夏公司假合同2份。假合同做出來後需要蓋章,楊某2就叫張某1到茂名市迎賓三路新華書店旁邊的刻章店刻了雙遼鑫旺公司、柳河通晟公司的印章,楊某2叫其到同一個地方刻了貴州華夏公司的印章。其就按要求,在上述4份假合同上蓋上各個公司的印章。有一天,楊某2和其在楊某2的辦公室。楊某2叫了公司會計梁某1進來,並把一張小小的秤碼單交給梁某1,叫梁某1按照樣式改成聯能公司的秤碼單放大複印成A4紙大小。還有一次,楊某2拿出一張港口費用清單樣式叫梁某1造假改好,梁某1做好假的港口費用清單,讓其在上面簽字、寫日期。其就按她說的在港口費用清單簽字寫日期了。交給茂名市國稅局的資料裏面的出、入貨單是溫某海教梁某1造假僞造出來的。一天,其到梁某1辦公室串門拿東西,看見溫某海在梁某1的電腦前指指點點,說做出、入貨單的事情,其估計出、入貨單就是溫某海教梁某1僞造的。

4、證人楊某1的證言,證實楊某2認識茂名市稅務局溫某海,溫某海經常到楊某2的公司辦公室坐,喝茶聊天,還一起出去吃飯,楊某2叫他海哥

5、證人張某2的證言,證實20147月,其在楊某2的辦公室認識到溫某海。其經常見到溫某海到楊某2的辦公室喝茶,聊天。

6、證人林某1的證言,證實2014年底,其在楊某2的新時代花園的公司見過溫某海,大家都叫溫某海海哥。之後楊某2的公司搬到星翠苑,溫某海經常到楊某2的公司玩,有時喝茶,有時打麻將。

7、證人林某2的證言,證實其是楊某2的司機。2014年楊某2的聯能公司因爲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被茂名市國稅局調查,當時來公司調查的稅務人員有一個叫溫某海,楊某2與溫某海就這樣認識了。後來溫某海經常來到楊某2的辦公室喝茶聊天。20149月的一天,其駕駛車送楊某2和溫某海到湛江機場搭飛機,他們兩人直飛成都,然後轉飛貴陽,其就直接開車上到貴陽,在世紀金某大飯店與他們兩人彙合,然後把車交給他們。

8、證人溫某的證言,證實其弟弟溫某海認識楊某22013年底或2014年初溫某海帶楊某2到其辦公室見過面。2014年其資金周轉困難,其親自去到楊某2位于新時代花園8樓的公司向他借了45萬元。

9、證人楊某2的證言,證實2013年中或年底,其挂靠的茂名市聯能公司因涉及虛開增值稅發票案,溫某海、張某到公司辦案,其才認識他們。有一次溫某海來其辦公室坐說聯能公司涉嫌虛開增值稅發票,如果作善意虛開處理就補交稅款行了,如果是惡意的就作罰款23倍處理。其說如果罰款其沒那麽多錢。溫某海說其跟領導說說看能不能作善意處理。後來溫某海來聯能公司要求梁某1、張某1提供相關資料,其根據發票內容叫公司制作了過磅單、合同等資料,讓梁某1、張某1交給溫某海。後來溫某海、張某就以善意虛開增值稅發票對茂名聯能公司進行處理。其有公司在貴陽,溫某海、張某去成都、貴陽玩都是其幫他們訂飛機票、訂酒店、吃飯等,且這些費用都是其出的。張某來過一次,溫某海則來了好多次。

10、證人楊某3的證言,證實2015年底其通過其二哥楊某2認識溫某海,之後經常看見溫某海在其二哥的公司出入。溫某海有時來公司打麻將、喝茶、跟財務人員交流。

11、證人陳某的證言,證實其是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案件審理股股長,溫某海、張某檢查認定聯能公司是善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所提出的《關于茂名聯能公司一案的稽查報告》的意見是:擬追補該公司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所抵扣的增值稅261538.46元;《關于茂名聯能公司一案的稽查報告》的意見是:擬追補該公司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所抵扣的增值稅902307.61元。其審理部門是作出同意決定的。但該兩件案的材料事實上是存在很多錯漏的地方。

12、證人張某3的證言,證實其是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案件審理科科員,其沒有參與到聯能公司案件的審理,但其也按要求簽名了。

13、證人梁某2的證言,證實在辦理408專案的協查案件時,張某跟其說需要配合來函單位查詢倪元美的銀行存款賬戶資料,要求其辦理《檢查存款許可證明》以及相關審批手續所需要的文書。其就按照張某的要求,分別制作了《第一稽查局公事用章登記表》、《公章使用登記卡》、《稅務行政執法審批表》、《檢查存款賬戶許可證明》、《稅務文書送達回證》等5份文書交給了張某。

14、證人李某的證言,證實其曾協助張某去銀行查詢倪元美的銀行賬戶,銀行出來查詢結果之後,其就去取回交給張某,但是其沒有看查詢結果,對具體的案件情況完全不了解。

15、證人崔某的證言,證實其沒有參與辦理茂名聯能公司一案,張某拿《關于茂名聯能公司一案的稽查報告》讓其簽字,其才知道有這個案件。據其所知,溫某海和張某關系非常好,溫某海當時是辦公室主任兼選案股股長,負責分案工作,很多案件溫某海都是分到檢查三股和張某一起去辦,茂名聯能公司一案是由溫某海、張某辦理的。

16、證人馮某、高某、譚某、梁某3、勞某、楊某4的證言,證實其六人均爲案件審理會成員,茂名市聯能公司的兩宗案件,審理會成員在聽取案件承辦人彙報案件和審理人員審理的具體情況後,根據承辦人張某彙報的證據,無法證明茂名聯能公司是惡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爲了防止國家稅款流失,大家都一致同意以補交稅款進行處理。其中局長馮某、副局長高某、譚某均證實溫某海、張某辦案經驗豐富,業務能力強,是該局的業務骨幹。

三、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

1、被告人溫某海的供述,證實2013年其在任辦公室主任兼任選案股股長期間,分別收到吉林省雙遼市和柳河市國家稅務局發來的兩份協查函,說他們在查辦案件的過程中,發現大量當地企業對外非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茂名聯能公司屬于受票企業之一,希望茂名國家稅務局予以調查。局領導安排檢查三股股長張某和其一起辦理這宗協查案件。其和張某到茂名聯能公司所在地新時代花園向該公司送達檢查通知書、調證通知書,要求調取相關賬冊資料。調取賬冊資料的時候,其和張某對已證實虛開發票所涉及的有關業務進行簡單了解,該公司業務經理楊某2說茂名聯能公司實際上是有貨物交易的,其和張某就要求楊某2提供海關過磅單等材料。過了幾天,楊某2就把賬冊和過磅單等材料送到國稅局給其和張某。核查賬冊資料後,其和張某開出詢問通知書,對楊某2作詢問筆錄。經過核查茂名聯能公司的賬冊資料,以及根據楊某2提供的相關材料,其和張某最後以該公司屬于善意接受虛開作結論寫出《稽查報告》。後來其聽說楊某2因在茂名市電白區虛開數額巨大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公安機關調查,到檢察機關找其調查有關問題的時候,其才知道楊某2當時提交的核查資料是有問題的。在審查資料的過程中,其看到茂名聯能公司所提交資料的原件與複印件是一致的,而且該公司負責人楊某2也對這些情況作了合理的說明,所以其認爲該公司屬于善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至于這些資料中關于物流資料、倉儲資料、款流資料和票流資料等來源的合法性、合理性和關聯性等方面,其沒有去認真審查深究。協查函要求對該公司涉票貨物的收發地、送達方式、出入庫情況、貨款收付、結算方式、資金流向等細項核查,其也沒有作進一步的核查。其當時覺得案件經過張某把關,應該沒有什麽問題,所以不夠重視,導致了後面問題的發生。

2、被告人張某的供述,證實2013年吉林省雙遼市、柳河市國家稅務局在查辦案件的過程中,發現大量當地企業對外非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情況,茂名聯能公司屬于受票企業之一。該案件交由其與辦公室主任兼選案股股長、舉報中心主任溫某海一起查辦,在查辦過程中,其按照企業所提供的資料進行檢查,由于疏忽大意,對企業所提供的資料核查得不夠認真細致,沒有發現這些資料的問題,就以茂名聯能公司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作結論報送審理股了。

以上證據由公訴機關提供,均經庭審質證、認證,爲有效證據,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控辯雙方就本案的證據采信和事實認定方面的爭議綜合分析評價如下:

關于被告人溫某海、張某是否有徇私舞弊的主觀故意的問題。經查,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調查茂名聯能公司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2013年度25號案和26號案時,茂名聯能公司向溫某海、張某提供了煤炭購銷合同、入貨單、記賬憑證、應付賬款明細賬、中國建設銀行電子轉賬憑證、出貨單、港口費用結算清單、秤碼單、煤炭産品檢驗服務協議等材料,而上述材料漏洞百出,具體如下:在25號案中,茂名聯能公司的入貨單缺少經手人簽名;茂名聯能公司先後分別與雙遼鑫旺公司、貴州華夏貿易有限公司簽訂的購、銷兩份合同,聯能公司進貨價爲1500元/噸,而銷售價爲485元/噸,懸殊高買低賣有違常理,且買進價與市場價差別明顯;茂名聯能公司與雙遼鑫旺公司的簽訂購銷合同的時間是2012528日,而湛江港秤碼單上的時間是2012520日,到貨秤碼單的日期先于合同的簽訂的日期,明顯不合理;應付賬款明細賬單的打印時間是201392日,而茂名聯能公司提供該明細賬單時間是2013810日,提供時間先于打印時間明顯造假等等。在26號案中,茂名聯能公司先後分別與柳河通晟公司、貴州華夏貿易有限公司簽訂的購、銷兩份合同,合同簽訂購進價格爲345元/噸,而售出價格爲350元/噸,與當時市場煤炭價格約600元/噸的價格差距懸殊,且購銷每噸差價5元,而港口費用已達1681598.90元,收支上明顯虧損,不符合常理;茂名聯能公司與柳河通晟公司合同上簽訂爲先付款後供貨,而茂名聯能公司記賬憑證顯示爲先供貨後付款,兩者相互矛盾;記賬憑證中顯示茂名聯能公司于20121227日已付款1207000.00元給貴州華夏貿易有限公司,但簽訂合同的日期卻是2013218日,先付貨款後簽訂合同不符合常理;貴州華夏貿易有限公司付給茂名聯能公司的兩筆貨款總額共計6207330元,與簽訂合同中的金額630萬元不一致;茂名聯能公司購買的18000噸煤入貨日期是2013323日,而出貨日期是201336日,出貨日期早于入貨日期不合理;湛江港結算清單上載明貨物是13303.22噸與合同簽訂的18000噸不相符等等。上述所列舉的材料漏洞顯而易見,並且根據被告人溫某海、張某的領導馮某、高某、譚某等證人證實,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均爲精通業務、經驗豐富的辦案骨幹,其二人在辦理該兩宗案件時面對如此多且顯而易見的漏洞,兩被告人辯稱是由于工作上的疏忽大意而沒發現,難以令人信服。結合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辦案過程中與楊某2的私密結交行爲以及事後多次與楊某2外出旅遊的行爲,可認定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辦理茂名聯能公司涉稅案件時是出于徇私舞弊的主觀故意。故兩被告人的辯護人所提兩被告人沒有徇私舞弊的犯罪主觀故意的辯護意見,與查明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溫某海、張某是否構成不移交刑事案件的問題。被告人張某的辯護人辯稱張某作爲稅務檢查人員,只對違法事實作出處理建議,其不是移送刑事案件的責任人;被告人溫某海的辯護人辯稱溫某海與張某完成對案件的檢查後,將案件移交給案件審理股呈報集體討論,已完成案件的報送職責,不存在隱瞞不報或不移交的情形。我國刑法理論一般認爲,所謂不移交刑事案件,對于不同地位的行政執法人員而言,具有不同的意義:對于一般辦事人員而言,是指不向中層管理機構移交,或者雖然移交案件,但隱瞞、毀滅證據,僞造材料,改變刑事案件性質;對中層負責人而言,是指不向單位負責人員移交;而對于單位負責人而言,則是指不按規定提交集體討論決定或不按規定直接向司法機關移交。結合本案,被告人溫某海、張某作爲茂名市國家稅務局的稽查人員,依照章程,在檢查案件完畢後,其二人應依法如實作出稽查報告,報送案件審理股再呈報審理委員會討論決定。作爲一般的稅務稽查人員,被告人溫某海、張某明知茂名聯能公司提供的是虛假材料而隱瞞不報,且將依法應認定爲惡意接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犯罪行爲,認定爲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爲,改變案件性質,其二人的行爲符合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犯罪的構成特征,故上述辯護意見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溫某海、張某的行爲是否造成嚴重後果的問題。被告人溫某海的辯護人辯稱楊某2後來勾結他人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爲與本案沒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我國刑法理論一般認爲,刑法上的因果關系,是指危害行爲與危害結果之間的一種引起與被引起的關系。茂名聯能公司實際控制人楊某2事後勾結其他稅務機關工作人員,開設多家空殼公司,實施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犯罪行爲所造成的後果,是楊某2與他人的危害行爲引發的另一危害結果,非由本案所引發的必然結果。本案中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對于楊某2的後續犯罪行爲是不可預見的,對楊某2夥同他人的犯罪行爲不承擔法律後果。故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因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造成嚴重後果,理據不足,本院不予認定。

關于被告人溫某海是否構成自首,被告人張某是否具有坦白情節的問題。經以上查明,被告人溫某海、張某明知茂名聯能公司提供的是虛假材料而隱瞞不報,擅自改變案件性質,其二人行爲均已構成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對于其犯罪行爲,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歸案後,拒不交代其主觀上有故意或放任茂名聯能公司造假的犯罪行爲,而狡辯是由于工作上的疏忽大意或過失所致。被告人溫某海、張某未能如實供述自己主觀故意犯罪的罪行,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和第三款中“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規定。故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溫某海構成自首,被告人張某有坦白情節的辯護意見,于法無據,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爲,被告人溫某海、張某在辦理茂名聯能公司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一案中,在明知應將該案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的情況下,徇私舞弊,隱瞞違法事實,改變案件的定性,以致茂名聯能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楊某2逃脫刑罰,情節嚴重,其二人行爲均已構成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依法應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量刑幅度內處罰。在共同犯罪中,兩被告人共同故意實施犯罪行爲,均爲主犯,依法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零二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溫某海犯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99日起至201938日止。)

二、被告人張某犯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99日起至201938日止。)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張衛東

代理審判員潘創華

人民陪審員梁統華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陳 銘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四百零二條行政執法人員徇私舞弊,對依法應當移交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的不移交,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二十六條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爲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爲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

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

對于第三款規定以外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 打印】    【 關閉】
版權所有:江陰市長江稅務師事務所 江陰大橋會計師事務所
地址:江陰市長江路169號彙富廣場22樓    電話:86855000  郵箱:cjcta@163.com
蘇ICP備05004909號 蘇B2-20040047 技術支持:江蘇領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