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江陰市長江稅務師事務所  江陰大橋會計師事務所
當前位置: 首頁 > 公司新聞 > 長江稅務師
長江稅務師
相關專題: 
“稅眼看世界”--走進揚州非遺文化的課程
發布時間: 2018-12-24  
免責申明:本站自編內容版權所有,嚴禁轉載;部分內容來自報刊或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立即通知我們(admin@cjtax.cn),我們將立即刪除!本網站內容僅供學習參考,具體執行以財稅法律、法規、規章和規範性文件的規定及主管稅務機關的要求爲准。

      作者:  高級合夥人、濱江業務部經理   趙紅

 

今年的客戶年度課程遲遲未提上議程。無他,只是覺得如往年般找一個風光秀美的地方怡一下情,會議室做一個專業性強的培訓毫無新意。 如果一場互動型的活動沒有讓參與的人今後沒有回憶的法碼,這個活動就如雞肋。 雞肋,不取也罷。

一次偶然的機會,從好友蘇蘇嘴裏聽到了顧老師的名號,好奇之余,讓蘇蘇陪同著拜訪了顧老師。一番交談,顧老師身上特別濃厚的文學氣質吸引了我。 爲了表示與顧老師已成朋友,從這裏開始暫且直呼顧老師的名字晟楷 經過多次的交流,決定在晟楷的幫助下嘗試一種新的培訓與旅行模式,標題定爲稅眼看世界,地點選在了揚州,一個曆史悠久的城市。

 

  

出發前一天,大霧,高速一直封著。 晟楷和我開玩笑,說如果出發當天也是大霧,上不了高速,那我們就江陰一日遊,聽一聽江陰的人文曆史。 嘿嘿,土生土長的江陰人,其實我對江陰的文化與曆史真的知之甚少,只知道江陰是經濟強縣,在GDP的排行中,一直占著老大的位置。 出發的那天清晨,下起了小雨,潮濕的空氣驅除了迷霧,我們准時出發了,家鄉的曆史留待下次深入了解。

 

  

晟楷是個有心人,因爲標題是稅眼看世界,他就努力讓這次出行與稅搭上關系,于是他把家裏收藏的寶貝帶了出來。 一車均是財務工作者,有幸第一次看見了清道光年間的契稅單、民國25年(1936年)的一家大戶人家的房契,民國期間的股權投資單證、還有田稅單…… 它們誰是誰,我已經傻傻分不清,請用你們的钛合金眼仔細辯認

 

 

  

  

  

  

    

但那一張道光年間的契稅單我還是記得很牢,因爲它已被我竊取過來,貼在了具有長江稅務標識的環保袋上,非常有創意,只此一家有,只此行團友有。誰羨慕也沒用,因爲那不是LV,而是限量版長江布袋。

 

  

在晟楷的侃侃而談中,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眨眼間到了此行的第一次揚州雕版印刷博物館。古老的稅單最早來源于雕版印刷,由著這條線索參觀雕版印刷博物館,也算不脫離我們的主線。

  

  

  

   

這是中國唯一的一座雕版印刷博物館,陳列展覽以雕版工藝流程和曆代雕版印刷爲重點,知識性和趣味性共存。我們似劉姥姥逛大觀園看著西洋鏡,雖不懂,但目不暇接,唏噓感歎揚州對文化傳承的一些保護與宣揚工作做得很到位。

 

  

午飯後,此行的第二站是中國四大名園之一的個園。 我以爲來遊這個園子是因爲中國四大這個稱謂,卻是誤會了晟楷的精心安排。 個園是清代揚州鹽商黃至筠的宅邸,而康熙、雍正、乾隆年間,揚州的鹽稅達全國稅收的一半之多,我們帶著稅眼出來看世界,對這個當時超級納稅大戶是不是非常有必要帶著敬畏之心好好的參觀參觀。

 

  

  

  

  

  

  

  

  

從個園出來,晟楷眉間的喜悅綻放出了一朵真誠的花朵,我估摸著馬上要去的地方一定是他心中的向往。

 

  

  

  

  

   

揚州市邗江古籍印刷廠!記憶中八十年代的工廠就是這個樣子。 平房,水泥牆,院子裏幾株自然生長的雜草,牆角零零落落的月季花沒有盛開著爭豔。 簡單的蓠芭圈養著一些家禽,散發著農村田頭的雞鴨鵝排泄物的味道。 旁邊的平房裏有機器轉動的聲音,門縫裏飄出油墨的清香,聞著,似乎沖淡了一些家禽排泄物的味道。

 

  

韋廠長是個很爽朗的女人,看到我們的到來,熱情洋溢,倒茶遞水,不僅讓我們隨意翻看陳列著的線裝書,還帶著我們一個車間一個車間,一道工序一道工序介紹古籍印刷的整個流程。她希望更多人能了解雕版印刷這種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的重要性,也道出了保護這種工藝的艱辛。 確實,我們在車間看到的工人清一色年齡偏大,他們雙手老繭叢生,述說了幾十年來堅持手工制作線裝書的滄桑。敬佩他們守護著老工藝老傳統,又不免微微有些遺憾,這一隊伍缺乏朝氣的年輕人來傳承。

  

  

  

  

    

今日是冬至,白天太短,天黑得太快,一天未停歇的雨越來越大了。 黑燈瞎火之下匆匆入住了揚州東關街區的長樂客棧,這是一片保存完好的曆史街區,富有特色的個性民宿,但奔波了一天的旅人似乎累了,無暇停留去觀賞與挖掘她的美好。

一夜無夢,睡得特別香甜。

醒來,拉開窗簾,已是陽光滿屋。

去餐廳的一路上,連綿的明清院落式古建築與精美的園林完美融合,恬靜雅致。

瞬間怦然心動,癡癡迷迷于一花一草一院一牆,腳步不自禁的慢了下來,結果妥妥地迷路了。

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位打掃街區的阿姨,問到了路線還了解到這家客棧原來是清代李長樂將軍府、清末民初鹽商華友梅的華氏園,民國初年李鶴年的逸圃三處古宅院翻建而成,酒店建立並未打破原來的格局,怪不得有穿越時空的錯覺。

 

  

  

  

  

  

   

與昨日不同,今日我們的主題是學習。

一學專業知識,二學文化傳承。

財務知識的學習無疑是枯燥乏味的,我的電腦又適時地罷工了,憑著印象把今年發布的相關的政策匆匆梳理了一下,我趕緊把話筒傳遞給了著名藏書家顧老。

爲了表示尊敬,應稱他爲顧老,但顧老七十有二,滿面紅光,精神煥發,兩眼炯炯有神,怎麽看只有六十的模樣。而他自己也不止一次地表示自己還年輕著,所以從此時起,我們親切自然地稱他顧老師??

 

 

  

  

   

顧老師的嗓音溫潤有磁性,少年時代的北方生活,普通話字正腔圓。他給我們講家庭文化對孩子教育的重要性,江南文化如水般包容的特色,讀書與寫作對自身修養提高的重要性,興趣愛好激發成功的必然性……

“我們要用一句話點燃激情,要用一個活動點燃激情!”顧老師用這句話作了總結。

而我們,統統被他的人格魅力俘虜了。

 

 

  

  

   

晟楷在這個階段暫時被我們忽視。

聽完講座,想起他的時候,才知道,爲了讓我們感受揚州的飲食文化特色,他早早已經去冶春茶社訂餐占位。

冶春茶社久負盛名,周邊有樹有水有橋有亭,點心味道不錯。但我們心中惦記的仍是顧老師的激情澎湃的演講。

 

 

  

  

   

匆匆享用完美食,我們跟著晟楷和顧老師前往史可法紀念館。

不巧的是紀念館在全館修繕,不對遊客開放。不死心的我們轉啊轉啊的轉了進去,施工的工人也不攔阻我們。

巧的是梅花嶺已經修繕完畢,施工的腳手架均已拆除,正好方便我們登嶺。顧老師選了一處制高點站立,我們圍在他身周。

一段泣血的曆史,史可法率領百姓死守揚州城抗擊清兵的故事,浩然正氣,日月昭昭。

 

 

  

  

  

   

由此,顧老師又聯系起江陰人民爲抵制剃發令,而進行的“江陰八十一日”戰爭。當時江陰人民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九萬七千余人,城外死清兵七萬五千余人,城破之日,拚死巷戰而無一人投降。

顧老師的聲音高亢激昂,仿佛置身于峰火硝煙的歲月,化爲那浴血奮戰的勇士。

我一直盯著顧老師腳下窄窄的石頭,心裏默默念著,顧老師,你手別揮舞,你身子別轉,安全第一呢。

 

 

  

  

 

 揚州確實是一個有趣的地方。

往回走的時候,經過勑賜天甯禅寺,第一個字不會讀,就有人進去問工作人員怎麽拼讀 。于是又發現這裏有揚州八怪書畫展,腿自然就邁不動了。

 

 

  

  無知者無畏。

門外漢們一張張書畫前經過,評頭論足,看見鄭板橋的畫還在熱烈討論著真迹?非真迹?

遠遠半觀望半打盹的保安實在受不了,吼了一聲。

“要是真迹,全世界的小偷都要來揚州啦!”

哦哦,我們表示很虛心,繼續觀摩。

這個叫鄭YU,那個叫李DAN,還有,華某某……

保安大叔實在受不了了,慢慢踱了過來,一個一個耐心糾正,一篇一篇介紹,講解比專業導遊還到位。

時不時地,還大聲吟唱幾位大咖的詩作,帶著些許的狂傲。

把我們整得一愣一愣。

 

 

  

 

被鎮住的小白們繼續不恥下問,明明外面寫著揚州八怪,爲何你介紹了十五六位怪?

哈哈,大叔大笑。

八怪指醜八怪!

當時這些書畫家都是反傳統的代表,他們的畫有鮮明的個性特征,狂放怪誕,不被當時的社會接受,因此窮困潦倒,世人就稱他們這一群體爲醜八怪,並不是指有幾個人。

用我們現在的話說就是非主流。

漲姿勢了!

 

 

  

 

陽光很暖,風很安靜,花草散發著清香。

一切都是剛剛好。

 

 

  

 

感謝你們,慧眼識長江,與我們一直相伴在一起。

記錄于2018.12.23

 

 

   

  

 
【 打印】    【 關閉】
版權所有:江陰市長江稅務師事務所 江陰大橋會計師事務所
地址:江陰市長江路169號彙富廣場22樓    電話:86855000  郵箱:cjcta@163.com
蘇ICP備05004909號 蘇B2-20040047 技術支持:江蘇領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